全国服务热线:

ROR体育-官网

全国服务热线:
邮 箱:
网 址:https://www.dkhgn.com
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ROR体育 > 企业中心

企业中心

华为前雇员称被拘前曾谈论伊朗业务

人气: 发表时间:2021-09-08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这五个人都陷入了与前雇主、中国科技巨头华为的纠纷,他们在社交应用微信上加了一个群。 然后,其中一人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这条信息将颠覆他们的生活: “我可以证明华为卖东西给了伊朗。” 这条信息以及随后的简短讨论,触及了该公司面临的一个爆炸性问题。美国政府指控华为欺诈,以便绕过对伊朗的制裁,华为当时刚刚开始反驳该指控。作为此案的一部分,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创始人的女儿在不到两周前被捕。 据其中两名员工向《纽约时报》说,群里发的信息并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华为在伊朗的活动为非法。然而在几周内,中国警方就逮捕了这五名男子。 这两名前雇员——42岁的李洪元和39岁的曾梦表示,警方就有关伊朗的情况盘问过他们,并问他们为何要跟外国的新闻媒体保持联系,这两个话题都是在微信上讨论过的。 李洪元最终被拘留了八个多月。曾梦被拘留了三个月。 一年多来,华为一直是特朗普政府严厉打击的目标。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也是领先的智能手机品牌。司法部指控华为窃取商业机密,并在伊朗业务上说谎。该公司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美国官员表示,华为听命于中国政府,但华为也否认了这一说法。 但即使华为不是政府控制的,中国官员也常常为其辩护,把它当作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有资产。 北京誓言报复美国政府对华为的限制。中国驻德国大使威胁,如果德国政府将华为排除在其电信市场之外,将会产生严重后果。官方的宣传机构称,支持华为是爱国行为。 李洪元和曾梦说,在关押员工一事上,警方逮捕他们,部分原因似乎是为了阻止他们公开谈论华为在伊朗的活动。 华为拒绝置评,只是援引早些时候的一份声明,称李洪元案不是劳动纠纷,公司向有关部门报告了可疑的非法行为。华为还重申会遵守运营所在地的法律。 逮捕两人的深圳市警方没有回复通过传真发出的置评请求。 去年,李洪元被拘留的消息在中国引发了一波对华为的愤怒。此案看起来像是一个睚眦必报的公司在惩罚一名敢于索要应得报酬的员工,这令互联网用户愤慨不已。审查机构很快删除了批评华为的评论和文章。但在当时,警方对员工们讨论伊朗问题的兴趣没有被报道。 李洪元、曾梦和其他三人于2018年12月首次被拘留,不久之前,世界才得知华盛顿指控华为在其伊朗业务上存在欺诈行为。这五名男子卷入了与华为的劳动纠纷,他们在一个微信群里聊天,并且互相慰问。 《纽约时报》看到的屏幕截图显示,有关伊朗的讨论发生在12月11日。几天后,李洪元在华为总部所在地深圳被捕。不久后,曾梦在泰国度假时被捕,并被带回中国。 华为对伊朗的所有销售并不都是非法的。原则上,只有涉及美国生产的商品、技术或服务可能会与美国的制裁相冲突。该公司曾表示,其在伊朗的销售是用于商业民用,没有违反制裁。 李洪元说,即便如此,警方还是询问了他曾在微信上提到的与伊朗业务的关系。他告诉《纽约时报》,作为华为电气逆变器业务的前全球经理,他自然会与伊朗的同事有联系。但是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那里。 “我也只知道这么多,我知道这么多,也全部告诉他们,”李洪元说。他说,警方没有说他们为什么要问他伊朗的问题。 李洪元说,警方还知道他已安排当月与一家香港新闻媒体的记者见面。他说,但他计划与记者谈论华为的劳工和税收事务,而不是伊朗。 李洪元回忆说:“我说,‘没什么好违法的。’” 曾梦说,警察已经向他清楚地解释了这一点:通过讨论华为在伊朗的业务并与外国新闻媒体进行交流,作为前雇员已经越界。 曾梦说,一名官员告诉他,中美正在进行贸易战。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们不是在制造麻烦吗? 今年1月在加拿大,华为高管孟晚舟前去参加她的引渡听证会。2018年,她因美国下达的逮捕令被捕。 Don Mackinno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曾梦说,该官员对他说,这相当于在1930年代日本侵华后支持日本。 李洪元说:“当时孟事情太热了。”他指的是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被捕的事。“可能怕我们出现这种声音给孟总带来麻烦。” 记者无法联系到其他三名入狱员工。 曾梦表示,他一直在摩洛哥担任华为产品经理,2017年,华为开始暗示对其工作表现不满意。次年5月,他被辞退了,但是他的遣散费不包括年终奖金,于是他提起了诉讼。 在此期间,曾梦寻找其他不满的华为员工加入微信群。消息传到了李洪元那里。在劳动合同没有续签之后,李洪元正在起诉华为,要求支付奖金。该群的规模最终扩大到60多人。 他们知道自己可能正在受到监视。曾梦说,华为经常潜入不满员工的聊天群。 2018年11月,李洪元、曾梦和其他几人从大的微信群中分离出来,组成一个小群。他们讨论了如何吸引国际新闻媒体对华为的劳工做法的关注。 消息的截图显示,在12月11日,当大的微信群中有人提到了伊朗时,群里讨论了华为的政治麻烦。 那个人写道:“我12-14年就做IranCell项目,”他指的是一家伊朗电信运营商。“还去出差。” “我也可以证明,”李洪元回复。“华为卖给伊朗是内部公开的秘密。” 根据深圳检察官的文件,警方于12月16日逮捕了李洪元。他说,最初他被指控侵犯商业机密。曾梦说,他因同样的指控在两周后被捕。 曾梦说,另外三名员工也在小的微信群。他说,其中一个就是最先在大的微信群里谈论伊朗的人。 他回忆说,当警察将曾梦先生带回他在泰国的酒店时,一名警官要求他交出手机。该官员看到,他一直在就同事被捕的事与包括时报在内的国际新闻媒体保持联系。 曾梦说,这名官员骂了句脏话。该官员问,他非得找外国媒体吗? 曾梦说,在深圳,关押他的潮湿牢房已拘留了30多人。只有到中午,阳光才会照进厕所附近的一小块墙面上。他们会聚集在周围,捏紧鼻子沐浴在温暖中。 曾梦说,被拘留了几周后,警方将对他的指控改为诈骗罪。他否认有不法行为,并于2019年3月被释放。但是他说,警察让他先写了一份声明,保证会跟公司关于伊朗业务的说法保持一致,也不会被别有用心的外国势力操纵——指的是国际新闻媒体。 对李洪元的指控最终被定为敲诈勒索。8月,他没有被起诉而释放。
他说:“中国其实离法治还有一段路。”